峥嵘岁月| 火药味与年味交织,一位老兵的战地过年故事
2020-01-19 12:20:54

    无论是什么年代,中国人历来重视元旦、春节这样蕴含着辞旧迎新意味的节日。来看一看这位老兵,三十多年前别样的战地过年故事吧。

枪声在会餐中响起

    在对越防御作战的老山战场上,1987年的元旦悄然而至。我营100迫击炮连观察所的官兵是在指挥作战中跨入新的一年的。
    元旦前一天,炮连的张连从中午就开始带领大家做会餐的准备。他们在压缩饼干桶的侧面挖了洞,上面放上铁锅,做成了一个简易的灶台。压缩饼干桶口塞进劈开的树杆,撒上一点煤油,就开始点火炒菜做饭了。当天,张连亲自掌勺,做了他最拿手的爆炒鸡。在鸡块快熟时,他又放入青椒和罐头笋干,一大盆爆炒鸡做成了。看着自己在山顶上用极其简陋的炊具做成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,张连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 “会餐嘞!”下午,张连招呼着观察所的战友们。
    一张在炮弹箱上面叠放着木板和石板,木板上面铺着绿色塑料布的餐桌挤在狭小的工事里,桌子上摆放菜肴,有爆炒鸡、麻婆豆腐等炒菜;有凤尾鱼、鹌鹑蛋、梨等的罐头;还放着两瓶白酒和两瓶啤酒。
    “好丰盛啊!”战士们看到满满一桌子的酒菜,兴奋地说。

    “来,大家共同举杯,庆祝新年的到来。”待6个人坐定,酒杯里斟满酒,张连发话了。
    他们有的端着小酒盅,有的端着用引信盖做成的酒杯,碰到了一起,然后大家一饮而尽。
    他们说着喝着,喝着说着,兴致很高,一直喝到了晚上。“今天喝得真痛快、真过瘾。”战士们余兴未消。

    正在此时,作战任务下来了。接到命令,他们便放下酒杯,立即投入到射击指挥中。
    那天晚上,100迫击炮连对越军进行了3次监视射击,战斗一直持续到1日的凌晨。
    “哎,过了零点了,我们已经进入了新的一年。”正在观察指挥的张连忽然想起来看了看手表,提醒身边的战友。
    是的,他们是在指挥射击的岗位上迎来了新年。

在鞭炮声和枪弹声中迎来新年

    大年三十这天,100迫击炮连的官兵是荣幸的,团在他们连的阵地上举行了迎新春活动。上午,集团军李宝祥政委到连队进行慰问;下午,成都军区云南前指马司令员也上阵地看望和慰问全连官兵。
    这天,我们营里几个领导分别上观察所、下阵地慰问全营官兵。
    时任营教导员的我和榴炮一连指导员王文斌上1379高地上,看望坚守在那里的榴炮一连观察所的官兵。
    1379高地真高,尽管去过几次,这次还是用了1个半小时,途中休息了5次才爬上去。
    榴炮一连观察所的官兵原先住在老百姓家里,后因没有防炮工事不安全等原因,让他们重新构筑工事,搬离老乡家。这次上去,看到他们下了很大功夫,工事搞得不错,阵地美化也很好。
    我们和观察所的官兵在一起吃午饭。大家为能在这么高的阵地上平平安安吃上年饭很高兴,我为了助兴,也喝了不少酒。
    由于上山时很累,真想在山上过年。但考虑到要和营部的官兵一起过年,所以吃过午饭后还是坚持下山。下午4点多返回营阵地指挥所时,腿痛得已经走不成路了。
    尽管是在战场上过节,后勤供应还可以,有羊肉、牛肉、猪肚、鸡、香蕉等,营部的年夜饭还算丰盛。
    由于电视看不上,收音机收不到,晚餐结束后,副教导员刘建民组织营阵地指挥所的官兵举行了联欢晚会,那些没有多少艺术细胞的战士尽管演技很差,但内容很丰富,很活跃,大家情绪高涨。
    正当大家在热热闹闹自娱自乐时,哨兵报告:附近的树林里发现可疑灯光。我让大家立即停止联欢,拿出枪和手榴弹,进入战斗状态,并派人员进行搜索。未发现敌情后,我让哨兵提高警惕,加强警戒,联欢继续进行。晚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。
    尽管上级三令五申,在战场上过年不准燃放鞭炮,不准乱打枪炮,但年三十晚上,鞭炮声、枪弹声在战场上空还是响成一片。那些年轻的士兵在阴冷潮湿的猫耳洞里过年,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迎新年的方式。

    大年初一早晨,东方微亮,霞光和晨曦还未升起的时候,微风已经带着节日的喜气吹遍了整个战场。当有的战士还沉浸在睡梦中,有的战士喜气洋洋,互相拜年祝福时,营部的有线兵为了保障作战指挥线路的畅通,来不及吃一口过年的饺子,便走出阵地去查线,不一会就消失在茫茫的崇山峻岭中……

 
[关闭本页]